您的位置: 广安资讯网 > 历史

重压下的信访工作如何减负

发布时间:2019-10-13 05:54:35

  重压下的信访工作如何减负

  7月29日,广东东莞200名农民工因讨要被拖欠的工资,与装修工程的业主单位发生冲突,并有两名工人被不明身份的人殴打。在就此冲突而举行的协调会上,广东省东莞市东城区政府信访办主任叶柱权却称工人被拖欠工资是在交学费,工人被打则是活该,并称某情绪激动的女工像个泼妇。

  上述情节被媒体报道之后,迅速引发舆论的一片质疑和谴责。次日,东莞市委督察室向媒体通报,叶柱权已经被停职检查。同日,事件当事人叶柱权接受媒体采访,就事件做出反思和检讨,并诚恳地表示:感谢媒体。我愿承担一切。其间不仅言辞恳切,且对自身工作的定位、及劳动者处境之恶劣和维权之艰难,都有清晰的认识,与口吐活该、泼妇、交学费等恶言时的形象完全判若两人。

  事实上,信访和城管,恐怕已经是政府各部门中最尴尬和困难的部门。诚如叶柱权所言:这个岗位(信访办主任)别说没人要吧,起码也是一个没人抢的岗位,这碗饭不好吃啊但越是如此,却越是要求已经走上这一岗位的干部,必须以最大的热忱、最大的恒心、最大的忍耐,完成在这个岗位必须完成的任务。在现有体制之下,信访往往是弱势群体维护自身合法权利的最后希望,也是各种社会矛盾不断积累、激化之后的最后出口。如果群众的利益在此仍旧得不到维护,则他们曾经的希望必然转为绝望;如果社会矛盾在信访部门仍然不能得到缓解,则这些矛盾可能溢出制度化解决的渠道,逐渐积累成对社会的破坏性能量。因此,能解决问题时解决问题,暂时不能解决时则缓解矛盾,是信访干部必须的和功课。亦如叶柱权所言:其实我所扮演的角色,有时更像是一个出气筒,让人发泄的。而在以往宣传的全国优秀信访干部中,任劳任怨、忍辱负重,往往是其共同的性格特征。信访部门和信访干部,越来越多地担负着减压阀或守门员的任务。

  与此相对应的现实,却是弱势群众在权利受到侵害的时候,越来越倾向于直接向信访部门寻求帮助。太多的教训使他们不仅不再相信与强势群体之间的协商或博弈,而且对寻求法律的援助也已经失去了信心。当越来越多的社会矛盾集中到信访部门,而又不能得到有效解决的时候,减压阀、守门员的角色,也就显得不堪重负。而在优秀信访干部的反面,是形形色色的截访队、学习班,或用于灭访的信访专班。忍辱负重的优秀信访干部,与无所不用其极的截访干部,固然是善恶分明的不同群体,但在某种意义上,他们所面对的是同样难以承担的制度之重。

  信访制度是我国社会制度下创制的特殊制度,其本意是以行政权力作为辅助的救济手段,在法律制度尚不健全的转型时期,为权益受到侵害的群体提供最后的救助。从根本上说,尽快建立健全各项法律制度,引导不同社会群体利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权利,逐步弱化其作用,才是信访制度的理想归宿。

  已经有无数历史经验可以证明,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只要行政权力过多地介入、干涉各种社会关系,其结果不仅不能有效地协调、解决社会矛盾,反而会使行政权力本身陷入矛盾之中,最终成为矛盾的一方而无法脱身。目前在部分群众的认识中,信访部门本身已经作为一个恶角色而受到质疑。叶柱权的言语失当或许只是一时失控,但却因此而被舆论归入恶人之列,自然不免受到口诛笔伐。

  在批判、谴责叶柱权的同时,必须在制度上为当下信访部门的尴尬处境寻找缓解之道。否则,信访的形象就必然沦为下一个城管。而鉴于信访始终承担着社会减压阀的任务,它的失信于民,对社会的危害远甚于城管形象的沦落。 (作者:张天蔚 来源:千龙)

  【相关报道】

  广东信访创新形式 短信信访进入倒计时

  您好,您的信访事项已提交成功!信访群众只需向指定号码发一条短信,就能把自己的诉求直接反映到信访部门,并及时得到相关部门处理结果的回复。

  信访专班便衣错打人 武昌公安分局政委道歉

  信访专班便衣错打人 武昌公安分局政委道歉。

仪器仪表
汤羹
心情日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